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动态 画室采风 童星闪耀 佳作展示 教师风采 美教园地 幽兰博文 招聘英才 招生信息 联系我们
秋石幽兰画室
当前位置:首 页 > 幽兰博文 > 又见眼睛树
又见眼睛树
作者:秋石幽兰  来源:本站  发布时间:2011-10-8  点击:825
    在一个明朗的日子里,应潍坊的同学之邀,我们几个同学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同学聚会。说起聚会,按照常规,我们学校每三年聚会一次,只是我从没按照常规出过牌。原因是我压根就不会打牌。

     93年毕业至今,细细算来,时光无声无息的流淌了18年,岁月的痕迹相比早已刻满我们彼此的容颜。唯有不曾改变的,我想应该是心底那层厚重的怀念,以及对青春的眷恋吧。

     坐在舒适的大巴车上,我的心情有着无可言说的激动。真的,看到一排排后退的树木,我的心在飞翔。我那颗澎湃的心啊,在这18年的流年星光里,不知已经飞了几个来回。

       潜意识中,我的眼睛在搜寻,搜寻什么呢?是了,我在寻找,寻找那些与我有着一面之缘的“眼睛树”。那些树在我的眼里已经充满了灵性,如同朋友一般。我急切的想看到他们。

      看到了!高远的天空清澈湛蓝,我久违的眼睛树凡尘不染,静静地站在那里,她们的宁静和灵性直指心灵,我在心里忍不住要赞美她们。

      你看,她们有的像一位美丽的少女,皮肤白皙、光洁、细腻,富有弹性;错落有致的眼睛,既妩媚动人,又浪漫多情。有的像一位帅哥,身姿非常漂亮,树干高大欣直,眼睛明亮有神,像燃烧的火焰,那么有活力,光芒四射,极富感染力。有的像一位老人,即使不再年轻,但还是线条清晰,目光柔和、纯净,眼睛里同样放射出光芒。虽说有的树身也是皱纹斑驳,但总给人一种朝气,看到希望。

      我忽然同情起生存在城市里的眼睛树来。真的,我曾经惊异于,原来在我的身边,其实她们早已存在,并且比我早很多年已经定居在这座城市,可我为什么没能认出她们呢?原因是,原因是她们的眼睛。是的,她们的眼睛浑浊暗淡、疲惫无光,眼神凄楚哀怨忧伤,再加上她们满身都是沟壑般的皱纹,已经无法让路人辨别出她们的真实面貌。当然也就不能让别人发现她们由外到内的美了。

      是她们老了吗?还是她们未老先衰?不,不是的,是城市的世俗、喧嚣、车水马龙,让她们累了、烦了、倦了。有道是“哀大莫过于心死”,也许他们的心早已经死了。活着又如何,自由在哪里,希望在哪里?属于她们的无非还是天天禁锢在狭小的缝隙里,掩埋在一座座高楼大厦间。看不到蓝天白云,听不到鸟语花香;肥沃的土壤与她们无缘,新鲜的空气她们享受不到。什么天高地阔、风轻云淡,对于她们来说统统都是奢望,都是永远实现不了的神话。

      我不知道她们曾经怎样美丽过,所以我无法想象她们的美丽。因此,我深深沉醉于这种不可想象的美丽之中,挖掘着他们绚丽的往昔。蓦然回首,将这两种生命形态拉至眼前,黯然泪下。这不可解释的一切,蕴涵着多少难以诉说的风花雪月、和悲欢离合,蕴含着多少沧桑世事中永恒的感伤和无垠的苍凉啊!

     要是有来世,我想我不愿意再做一个人了。做一个人,是很美,可是也太累。来世我想做一棵眼睛树,长在山坡上,或是公路边。我天天晒太阳,鸟在我头上叫,风从我的树枝里经过,像梳子梳理我长长的头发。我的一生只要好好的站在那里就行了,自由、健康、无欲无求。一年又一年,一个世纪过去了,几个世纪过去了,几千年过去了,我长成了一道岁月的风景。

    可是人到底有来世吗?

CHoose You Right Design Office
秋石幽兰书画艺术学校
日照市东港区兴海路昌兴写字楼二楼
热线:13963315018 13686336566
技术支持:万企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