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动态 画室采风 童星闪耀 佳作展示 教师风采 美教园地 幽兰博文 招聘英才 招生信息 联系我们
秋石幽兰画室
当前位置:首 页 > 幽兰博文 > 梦里又闻炸鸡香
梦里又闻炸鸡香
作者:秋石幽兰书画艺术学校  来源:本站  发布时间:2013-3-15  点击:1145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里又闻炸鸡香

刚到这座城市的那几年,在城关六村租房子住。有一天,房东老大爷突然问我:小吴,你老家是哪的?我说:老家在沂水,算是沂蒙山区吧。他马上说:奥,你们那个地方我去过,你们那里穷啊,穷的过年一家七八口人就杀一只鸡。记得当时听完这席话,我脸上有点挂不住,心里也不是滋味,以至于过去了这么多年,每到过年,我还是会想起老大爷说这话时的口气和表情。但有一点老大爷没说错,那就是在那年月,家乡人七八口人过年就杀一只鸡,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是的,儿时的故乡很不富裕,但无论再穷,家家都会养几只鸡,母鸡呢留着下蛋。那年月鸡腚是银行嘛,这一家子的油盐酱醋,小孩子的铅笔橡皮练习本,都指望着呢。公鸡呢,一开始也是精心养着,等到能卖钱了,就陆陆续续拿到集市上卖掉,节约粮食嘛不是。但最终总会留下一个最壮最招人喜爱的大红公鸡,要算选美的话,这就是总冠军了。这“冠军”

就是为过年准备的。为什么要选大红公鸡呢?这里面有讲究,第一层意思,是年三十晚上只有它有资格作为贡品祭拜神灵和祖先(白公鸡是最忌讳的);另一层意思呢,就是预示着新的一年红红火火,大吉大利。

      在我们那儿有个风俗,,这个鸡不是炒着吃,也不是煮着吃,而是炸着吃(不知是真的因为穷呢,还是老祖宗就是这么传承下来的,我没考证过)。现在想来,有点像肯德基里面的炸鸡,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妙,不知是肯德基的祖先到我们那地拜师学艺过,还是从我们那得到的灵感。总之,味道差不多。制作工艺是这样的:一般在腊月二十九早上,把鸡从鸡舍里逮着,宰杀清洗剁成块,然后用小盆打几个鸡蛋,加适量水拌少许面,搅拌成不稀不稠的糊状,再把鸡块倒入盆里,等到锅里的花生油烧开了,一块块挂糊放到油锅中,细心翻炸,慢火细烧,待到鸡蛋外衣炸成金黄色,出锅即可。工艺很简单,但味道不一般。到最后整只鸡全炸完,往往是黄灿灿香喷喷满满一大盆,好诱人阿。儿时的记忆里,这一天是最难熬的,一闻到炸鸡香,再顽皮的孩子也不想出去玩了,老是在锅屋(厨房)门口转悠,盼着大人们能赏块鸡吃,可那简直是妄想,没祭拜完祖先和神灵,虔诚的家长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破例,不能坏了祖宗的规矩不是。没办法,只能眼巴巴盼着快点过年了。

       一到初一早上,母亲总是炒上一锅白菜粉皮,里面再放上一大碗炸鸡,一并炖熟。因为有了炸鸡的缘故,白菜粉皮也变得那个香啊,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记忆中母亲很少吃炸鸡,她总是挑白菜吃,她说白菜和炸鸡一样香。接下来的几天里,母亲会经常做这道菜,但里面放的炸鸡会越来越少,因为年一过,亲戚们会来走亲拜年,招待客人最好的菜当然少不了炸鸡。等到亲戚们来往的差不多了,盆里的炸鸡也见底了,每当这时,儿时的我总是仰着脸问母亲:娘啊,什么时候咱们顿顿能吃炸鸡就好了。而母亲也总是抚摸着我的头,笑眯眯地说:快了,等到咱家的钱啊------趟出栏门去(童年的记忆里,我家很多年都没有木大门,有的只是用树枝或秫秸制成的栅栏门),娘就顿顿给你做炸鸡吃。于是我就天天盼啊盼啊,一直盼到明白娘的良苦用心为之。

       岁月像一条河,随着日子一天天流去,时代,经济、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但无论怎样变化,家乡人过年做炸鸡还是头一位的,这是传统,也是我们那个地方的风俗。 每年的正月初一早上,和老家的亲人们电话拜年,寒暄之余我总不忘问他们备的年货怎样,鸡杀了几只,而她们的回答也总是让我倍感欣慰。真的,党的政策好了,农村经济发展很快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家乡父老的钱都相比早已趟出“栏门”去了。以这样的生活条件,过年杀几只鸡早已不是问题了,而且吃鸡的花样也不再那么单一了。

      而我自从离开家乡,入乡随俗,早已不吃炸鸡了。即使偶尔心血来潮做顿炸鸡吃,也吃不出原来的滋味,找不到儿时的感觉了。真是时过境迁难复回,梦里又闻炸鸡香啊。

CHoose You Right Design Office
秋石幽兰书画艺术学校
日照市东港区兴海路昌兴写字楼二楼
热线:13963315018 13686336566
技术支持:万企网络